我是一个头发花白的电子工程师和程序员,喜欢看各种形状的元器件有条不紊地为我工作,品味其中的乐趣

我初中的物理老师王立奎先生,很羡慕同一个教研室的董军老师,说他是正规的电子系毕业。他们两个经常在一起捣鼓些小东西,有时候也帮人修理修理电视机。我也很羡慕他们,也希望有一天能有他们一样的技艺。初中物理课本有一章关于电子学的内容,让我萌生了终身学习电子的志向,并且制订了自己的关于电子学学习的“太阳计划”(LSPE或LSEP)。初中的时候开始买了自己的第一个电烙铁,从此告别了小时候“收音机一拆即坏”的历史,我可以把拆坏的地方焊接起来了。松香是药店买的,加热的时候一股清醇的香味。高中订阅了《电子科技大学学报》,没想到收到以后真心看不懂,原来高深的技术都是数学。论文写出来貌似是故意让人看不懂的。于是改订《电子报》和《北京电子报》,这才是咱屌丝学电子的必读啊。那时候自己买了110型的万用表,有了简单的装备。我的目标是电子科技大学。后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,还是听从了班主任老师的话,没敢报电子科技大学,因为自己的平时成绩不是那么理想。不过我还是如愿地读了电子方面的专业。在大学的时候,经常奔波于学校图书馆和长春市的旧货市场。从图书馆学习课外知识,在旧货市场买东西实验。当时淘宝还不发达,旧货市场就是淘宝网。买回来的东西拆电阻很有意思,需要多大的电阻,就到旧电路板上拆,还必须熟记色环,否则你找不到。【阅读全文请点击“阅读更多”】

我的专业没有单片机课程,我就自己自学。好笑的是一开始竟然买的是Verilog HDL的书,歪打误撞地把CPLD和FPGA先学了。然后就是谭浩强老师的C程序设计,以及一些51单片机的书。大二的时候参加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,带队获得了全国二等奖,赛区一等奖。很多大三大四的师哥师姐开始认识我这个师弟了。然后就是我到大四的时候,在协会内部开设了单片机课程,开始给师弟师妹上课了。最后,我如愿地在电子系,我的恩师梦寐的电子系,吉林大学-电子科学与工程学院-光电子与微电子学系,毕业了。